闲花照水

新涨平江树,闲花护客舟。

我对单纯的虐哪一方没有兴趣,感情是两个人的事,除非一方有问题不然这是在算不上是感情。我喜欢的是彼此平等的情感。

只有一方的不对等付出是不会长久的。

作品是这样,现实也是这样。


浮舟.1

  土方父女亲情向
  薄樱鬼同人
  部分资料来自《新撰组血风录》《燃烧吧剑》和百度百科
  tv走向
        ooc属于我

文久三年十月
京都

  京都这时已经入了深秋了,十月的寒风吹拂着地面,带走落叶沙沙作响。鹤安裹紧了自己身上单薄的衣衫,冻的发僵的双手从包裹里取出最后一块干粮,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

  她在等,等一个合适的时机。她靠在树干上张望街道,期望着那队蓝色的羽织可以从这里经过,她不是那样有耐心的人,却不得不在这里等待。

  在她吃掉那可怜干粮的最后一口时,她所等待的终于出现在她的视线中。这可真是个好消息,毕竟她还不想饿着肚子过夜,况且夜晚的京都可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

  她踉跄着冲到那队伍中队首的两人面前,长时间未站起的她几乎立刻就栽倒在地,她忍住来自撞击的疼痛的闷哼,用一种极为焦急的,甚至说是惊恐的,让冲田总司仿佛以为对面的小孩子是来以命请缨。

  “先生!我有要紧的事找新选组的土方先生!”

  她的嗓子已经有些干哑了,到底是因为许久开口说话还是食物太过干硬另当别论。但她还是喊了出来,声音实在大不起来,却很有穿透力。藤堂平助这个行事未曾成熟的少年几乎是要蹦起来捂住她的嘴了。若不是这里出了队士少有人来,她这番话就要被那些人抓起来带走拷问。

  冲田在一旁看的饶有兴趣,他那带有孩子气恶劣的性格让他对眼前人充满了…审视。即使是鹤安没有抬头,也感受到了他那毫不掩饰目光。她没有立刻抬头,现在做多余的动作都毫无意义。终于还是藤堂打破了沉默,他一向是静不下来的。

  “所以你为什么要见土方先生?”

  这是鹤安才抬起头,她的脖子已经开始酸痛,使她必须要略微动一下才能保持正常的姿势。

  “母亲有信件让我转交给土方先生。”

  这似乎挑起了他们的好奇心,所幸他们没有继续询问下去。

  鹤安跟在他们身后不发一言,她着实有些紧张。这已经是她来到京都的第三天了,能探听到的消息都已经了解过一遍——虽然并没有什么有特别价值东西。她来之前并不知道这个浪士组,据说是被赐名新选组组织到底是个什么模样。在京都的路上问过的人也皆是一脸厌恶的模样不愿多说,就连只问了话的她都不再理会。

  队士见了两位队长带了小孩子回来难免好奇,即使知道冲田队长本就喜欢孩子,但这样带回来还是第一次。鹤安着实不喜欢被一群人如新鲜玩意般的围观。她压下心中的不快,往羽织下一躲。却被误会为害怕了。

  被告知土方先生正在忙碌,只能等一切事情都结束后才有机会理会她时。鹤安并不惊讶,仿佛这一切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为了不让她无聊。冲田的原话是这样说的,在新选组内颇有“名声”的“马鹿三人组”特意过来缓解一下这个小孩子的紧张情绪。鹤安虽然不相信,但他们三人还是达到了原来的目的,陪她说话顺便套些情报。信件已经被冲田带走了。后面的话三人实在没有放在心上。一个小孩子,就算是一个带有给土方先生信的小孩子。也不会有什么情报。

  鹤安本来已经几近平复的心情当听到土方想要见她的时候再次提了起来。

  她是,真的很想知道。这位土方先生,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恋爱手记②

日记体
恋爱中的小事
许墨×悠然(你)
接受点梗
我流悠然

②亲吻

  

11.05

星期日

许墨:

  今天小傻瓜给了一个意外的惊喜。她叫我闭上眼睛的时候我还没想到她要做什么。柔软的触觉只在脸上停留一瞬间就不见了。睁开眼睛时她已经把头埋在抱枕里装鸵鸟。

  当然要给她回礼,我把她哄着抬起头吻了嘴角。

  很甜。

悠然::

  我错了我不应该随随便便去招惹“恋语市第一芳心纵火犯”。又被他套路回来了。

  之前听悦悦说恋人之间应该做一些亲密的动作增进感情。我还以为他会和我一样害羞。但我居然忘记了他可是有着“许撩撩”之称的许墨。

  被买一赠一了。每次都像一切都在他预计中。等下一次,一定让他想不到。

恋爱手记①

  日记体
  人物属于叠纸ooc属于我
  我流悠然
  许墨×悠然(你)
  一些恋爱中的小事

①万圣节前夜

10.31日
星期三

许墨:

  她今日特地问了几次我有没有回家。果然我回家后就有一位“女巫小姐”来敲门了。很努力把帽檐拉低遮住脸,虽然都知道是谁了。

  本来还不记得是什么日子,被她一提醒去买了些糖果做礼物,看她把糖放在手心里攥了又攥的样子真是可爱。忍不住逗了下。

  “trick or treat?”

  脸红红的跑出去了,现在不知道在哪里偷偷反思。

悠然:

  第n次给许墨教授的节日“惊喜”失败。什么啊他都知道了。

  开门后看着我半天不说话只是笑,掌心都出汗了。说什么“trick or treat”,明明是我应该说的,还离的那么近。

  就是在故意取笑我嘛。未来的八小时不要再理他了。送他的糖果也明天再说。

关于浮舟的碎碎念

  一些可能不会写出来的小设定xxx

  1.鹤安原来想就叫安来着,一个更为偏向中性的名字。因为毕竟要在新选组这个地方作为男孩子一直到长大。刚开始也没想姓氏什么的,之前是无姓到随父姓土方再到最后的内藤【土方岁三曾化名内藤隼人】

  2.惠子不是鹤安的亲生女儿,是捡来的,鹤安并没有结婚,但是一个人太寂寞了就正好遇到了这个孩子。

  3.鹤安的小名是念子,这个正篇会说,不过出现的次数比较少。

  4.关于刚开始鹤安到底多大我纠结了很长时间,一方面作为父亲的土方先生的年龄要考虑到,另一方面鹤安是十分聪明,或者说非常有心机的女孩,所以我一直再找一个均衡的点,最后确定了是八岁。

  5.上一条有说过鹤安是很聪明很有心机的女孩,这个没改过,一开始就这么设定的。但是并不是用来害人的那种,多半是用来隐藏身份和想留在新选组的一些小手段。

  6.关于这个脑洞我是不知道在哪看到的,总之突然看到一句“土方先生可是在外有私生子都能隐藏住的人”而且土方先生确确实实风流成性

  7.鹤安是土方先生年少轻狂时留下的私生女,为了强行使剧情合理,这里的土方先生应该是史向风流【前期】+薄樱鬼的责任感。浮舟也是暗指鹤安是土方先生的私生女。

  8.鹤安不是武士,随所以她一直都不懂新选组的有些选择,她的想法总会和其他人产生撞击。

  9.新选组所有人都以为鹤安不知道她是土方先生的女儿,但其实她一直知道。

浮舟.0

  土方父女亲情向
  薄樱鬼同人
  部分资料来自《新撰组血风录》《燃烧吧剑》和百度百科
        角色属于原著ooc属于我
         tv走向。本章回忆篇私心打tag

  明治二十七年。

  有大战要开始了。虽然城内的人们日常生活与平常无异,不过最近进进出出的士兵越发的多了起来。

  山雨欲来前的平静罢了。鹤安不去多想,只是抓紧女儿的手以免被人群冲散,在行色匆匆的人潮里来回穿梭。

  “惠子,跟紧母亲。”

  她又把女儿往身后拉了一下,以确保她的安全。

  不过她显然是太过低估人群的威力了,在拥挤中根本没有人能够躲避。她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拉力将要把她拽倒,正是来自她的后方,是的,惠子也在她后方。她将要被那股力量拽倒,或者被迫松手。

  当失去手中温度的一瞬间,她开始恐慌了,她甚至听不到一点熟悉的声音,属于她女儿的。她想要退回原点找寻,偏偏与人群对抗并不是个容易的选择,不…是更加困难无助的选择。她被迫向着相反的方向移动,她曾奋力的挤进两人之间的细小缝隙,不过徒劳罢了。人们簇拥着她离开,像湍急河流里逆行的鱼。

  所幸上天仍愿眷顾于她。在右转的第一个街角,她终于能够拥抱自己的女儿。鹤安紧紧的抱着这个生命中最后一个产生莫大交集的人,像拽着自己生命中的最后一颗稻草。

  “母亲,是这位先生和我一起在这里等您的…”

  在惠子提醒之后,她才想起自己还要感谢这位先生。她抬起头来想要记住这人的面容时,愣在了那里。是故人啊…

  到底是什么如惊雷一般把她从回忆中炸醒?是那人一如过去般爽朗的笑声吗?鹤安如此急切的抓住了那人的衣袖,声音颤抖又欣喜

  “永仓先生,我是鹤安…”

  她见那人面露疑惑,再次急切的重复。

  “鹤安,就是念子,ねんこ”

  她本以为,这一生,再也不会遇到他们了。

  惠子从未见过母亲如此失态的样子,甚至连“念子”这个名字都是第一次听到,她记忆中的母亲一向温柔又坚韧,哪里又像现在这样像个孩子希望得到认可呢?

  如果一年并没有让人产生多大的变化,那么十年,二十年呢?他们都知道对方有千言万语,但却一直没有张口。

  永仓新八,不,现在应该说是杉村义卫先生了。他首先打破了沉默。

  “连孩子都有了啊鹤安。她多大了?”

  鹤安把惠子搂到身前嘱咐女儿见了礼,垂下眸子答话。

  “这孩子与我当年一样大。”

  当年在两人间已经是个十分久远的话题了,曾经的意气风发和热血全都不复存在。现下存在的只有过去和沉淀的时光。

  “你知不知道你和副长其实…”

  杉村试探着开口。即使那人已经不在,即使当初另组靖兵队是他自己的选择,他依旧保持着这样的习惯。

  “当初在那里的事我十分感激,但是往事请不要再提了…”

  鹤安打断了这个话题,她再次听到这个名字时,是后悔,是遗憾,无数个日日夜夜里她都这样愧疚着度过。

  人总是要分别的,继续寒暄了几句交换了情况就各自离去了。

  鹤安还在恍恍惚惚的走神,惠子却在这时拽住了她的衣角。

  “母亲,土方先生是谁?”

  她却不知应该如何回答,她的言语太过贫瘠,无法向女儿精准的表述。她只好蹲下身将惠子轻轻拥住。

  “他,是母亲的一位故人…”

  一位没被自己女儿承认过的父亲。

  

小甜饼

一个主小戴的张戴
大概是个小甜饼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在自家那位来电话之前,我们戴姑娘还在床上毫无顾忌的做着拳打哥布林脚踢炎女巫打破三十七场连胜在队长的带领下获得荣耀总冠军的美梦。
就当她即将举起冠军奖杯的时候,电话铃响了。
美梦做不成了,戴姑娘生气的很!所以戴姑娘要吼出来!
但没想到的是,刚醒来的嗓子还哑着呢,她这自认为气势汹汹的吼声在张新杰那就是小奶猫挠痒痒。
自家小姑娘又可爱了。张新杰又在小本本上记了一分。
不过张新杰是何许人也,联盟四大心脏之一,就算是内心里有二十个小人儿跳舞他也会气定神闲面不改色。等戴姑娘发泄了不快,他才不动声色的一句
“戴妍琦。”
这可惊到了我们的戴姑娘,她一个鲤鱼打挺——没起来。才想起早些时候两人商量好的一起在W市闲逛。
不过大家都知道:名为闲逛,实为约会。
完了…她默默在心中给自己上了柱香一边忐忑的听着张新杰的时间安排。好不容易等人挂了电话。她又面临两个艰难的抉择。
1.把自己收拾漂漂亮亮的然后迟到
2.现在立刻冲出去,不仅会迟到,还会被张新杰拎回来重新收拾
好的,戴妍琦果断直接的选择了一。
一路电光火石的加冕之后,她终于在迟到的第三十分钟和张新杰成功会师。
来,为胜利鼓掌。
戴妍琦小心翼翼观察了一下自家男友的脸色,但什么也没看出来。她捉住心中恐惧的小人儿,率先发起攻势。
“…张副你今天格外的好看!”
张新杰没答话,他在翻包。
戴妍琦,第一次进攻失败!于是她放弃了绕弯子。
“对不起我错了,我今天忘记了…”
戴妍琦摩挲着指尖,在张新杰没在意的位置上偷偷踮起脚,啾了一口他的脸颊。
“给你个亲亲!用来弥补那半个小时啦!还是草莓味的!”
张新杰只把拧好了瓶盖的水递到戴妍琦手上。
“下次别这么风风火火的,小心受伤”
“半个小时而已,我们还有半辈子的时间”